•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战舰少女-她们的旅途】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2:02   

      澡堂的灯自动亮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开始逐渐变暗,即使是在天黑的比较晚的初夏时节,到了这
    个时候也已经是极限,随着天色的转暗,氤氲的暖黄色灯光自动亮起,映照着空
    旷的港区澡堂,透过白茫茫的水汽,照在了追赶者那白色的皮肤上,反射出白瓷
    一般的漂亮光泽。
      「咕噜咕噜……」
      追赶者静静的坐在澡堂的一角,和肤色一样纯白的头发被盘了起来。提督无
    数次的称赞过她的头发,说在阳光的照耀下的光泽非常美丽。但现在的追赶者却
    没有心思去想那些事情,而是默默的抱紧了膝盖,将身体蜷缩了起来,满脸愁容
    的沉默着。水面漫过了追赶者俊俏的鼻尖,百无聊赖的她轻轻的在水下吹着气,
    大大小小的泡泡不断地从水中升起,在水面轻轻的破裂开来。
      「又一次的暴露了呢……在大家和提督面前……」
      泡在水里的不光有追赶者窈窕的身体,还有背后损毁的有些严重的舰装,以
    及一双漆黑的,如同幻影一般漂浮在空中的狰狞巨爪。那并非是来自港区的力量,
    而是纯粹深海力量所凝结成的实体。
      追赶者是一位来自深海的细作。
      与人类和海面舰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双方也都或多或少从对方那边学到了点
    东西,在经历过几次内部渗透事件之后,深海一方在加强内部反间谍工作的同时,
    也学着向各个人类港区派遣了不少的间谍,在最初的几次无功而返甚至完全失去
    音讯的间谍工作之后,总算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而根据成功经验的总结与归纳,
    数次改进了战术之后,深海也能在情报战中与人类和舰娘一方打的有来有回。只
    要伪装一下外表,然后装作刚从战场上苏醒的新生舰娘,就能很轻松的混进镇守
    府了。
      追赶者正是深海某一批次派遣的间谍中的一位,不过她的运气不算很好,她
    潜入的这个港区的战略位置并不重要,而且也远离各大重要海域,平日里出击的
    次数简直少到可怜。港区的实力虽然不算弱,但也仅仅属于人类里面的平均水平,
    就算要进行破坏活动也完全没有值得下手的目标。重要的情报那就更少了。于是
    在进行了初次的探查之后,留给追赶者的任务就仅限于一个月几次的回报情况。
    剩下的时间就只有以港区的轻型航空母舰的身份执行着港区的各项任务,以及悠
    闲的日常而已。
      当然,她并不讨厌这种生活,如果一切没有什么变化的话,接下来的日子可
    能也都是这样,悠闲而又略带点无聊的生活下去,然后在某次重大的战斗之中合
    理的退场,回归深海,亦或者是完成在这个港区的任务之后,学着自己的那些深
    海间谍前辈以假装沉没的方式安静的离开这个港区,顺便还能对着那些为自己的
    「死亡」而悲伤的海面舰娘与人类的行为发笑,然后讲给深海的后辈听。
      想到这里,追赶者松开了抱着双腿的手臂,从浴池之中站了起来,身后的两
    只黑色巨爪渐渐的消散,化作了黑雾,收入到了已经修复完成的舰装之中。她轻
    轻的抖了抖身体,甩掉了一些多余的水,朝着浴室的出口走去。
      是啊,本该是这样,平平淡淡而又略带点刺激的间谍生涯。
      如果她没有爱上了这个港区的提督的话。
      公共浴室通向提督办公室的路并不算长,出于美观的设计并没有像一些前线
    镇守府一样直接铺设便于行走的沥青路面,而是铺上了一块块的红色地砖,配合
    四周被修建的整整齐齐的草坪与灌木,走在这条路上总是让人有种放松的感觉。
    然而此时此刻,追赶者的步伐却显得有些沉重。
      身后的舰装已然修复完毕,那双诡异的黑色巨爪已经消失要将这股力量伪装
    起来并不难,只要是稍微有点实力的深海都很容易做到,真正难的是维持这股力
    量到什么程度。弱一点的深海只能维持这种状态十几分钟左右,稍微强一点的能
    够维持几天,而更强一点的已经能够保证随时维持这种状态。而追赶者就是属于
    最后的那一种,然而即便如此,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的话,这股力量依旧会不可
    避免的展露出来。
      来到这个港区镇守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处于实力与舰种的考虑,追赶者很
    少有上前线的机会,一般上前线也不会被派去执行比较危险的作战任务,平时也
    很少出击,一般都是需要反潜作战的时候才会轮到自己出场,然而,凡事都有例
    外,算是今天,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其他人面前展现出深海的力量了。
      「……明明只是一次普通的反潜作战而已,太不小心了……」
      轻轻的叹了口气,追赶者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室的布置非常的整洁,一看就知道是每天都有做着清洁,办公桌上的文
    件整理的井井有条,一旁墙边的书柜中,书籍按照分类与开本分类,整整齐齐的
    收纳着。背对着办公桌的是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能够将整个港区的景色尽收眼底,
    而此时此刻,窗外的夕阳正将昏暗的余晖撒入房间之中,照在坐在办公桌上的那
    个矮小身影身上,仿佛给她镀了一层金一样耀眼。
      那是一位身材矮小的人类,比追赶者曾经见过的人类都要矮小,曾经一度让
    追赶者以为她还是人类的幼崽,然而提出这样的疑问之后却遭到了「我才不是小
    孩子呢!!!」的气鼓鼓的回应。事实上直到现在追赶者也不清楚提督真正的年
    纪,但可以知道的是绝对不小不是小孩子。话虽这么说,但提督除了身材矮小之
    外,她的皮肤也如同小孩子一样柔嫩,富有弹性,在这个港区的舰娘们都有抱着
    自己的提督用手使劲搓她的脸,感受那无与伦比的手感的爱好,而自己则是最喜
    欢做这种事情的那位,每当做完这些事情之后,提督也总会像是被欺负了的小孩
    子一样,挥舞着她那小小的拳头对自己发动着伤害为零的攻击。而这个时候的追
    赶者则会一边应付着无能狂怒的提督,一边欣赏她那漂亮的淡绿色长发在空中飞
    舞的景色。
      「洗的还舒服吗?追赶者?」
      面对追赶者的,是提督温柔的问候。
      「哼,只是一时疏忽大意了而已!下次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反射性的,追赶者说出了这样的话语,这算是她和提督的某种相处方式,而
    提督面对此情此景倒也并没有生气,而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就好,不是太严重的伤真是太好了。」
      窗外的风轻轻的吹过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弥漫在两人之间的却只有沉
    默。
      追赶者已经记不清两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相爱的了,她来到港区的时候,这个
    港区还没有现在的实力,只是属于勉强成形而已,对于资源的消耗都需要精打细
    算。自己表面上作为一位轻母,本身没有过强的对舰能力,因此上正面战场的机
    会也比较小。但相对的,自己却在反潜的方面有着不错的实力。于是作为初期加
    入镇守府的成员之一,在第一次见到提督的时候,就被提督编入了反潜部队。这
    让原本做好作为冷板凳队员的准备的追赶者着实有点吃惊,于是她便对这位娇小
    的提督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心。
      接下来的日子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一边完成着提督下达给自己的任务,一
    边记录着这个港区的一草一木。而自己的提督也时常陪伴着自己,比陪伴镇守府
    其他人的时间都要多,而自己也本着间谍的工作本分,有意无意的接近着自己的
    提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的感情便完全交织到了一起,无法再轻易分开了。
      提督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么?追赶者经常在思考,最近甚至每时每刻都在思
    考这个问题。每一次自己的出征,提督必定陪同着自己,因此每一次的作战她都
    能过尽收眼底,自然也包括每一次的失误与受伤……只不过,在追赶者的记忆中,
    每一次自己受到伤害,提督的注意力永远只会转移到自己的伤势上,从来没见过
    她对自己身后已经变化的舰装产生过疑问,这也是让追赶者自我安慰的理由之一。
      然而经历了无数次的自我安慰与否认之后,追赶者自己也明白,自己其实早
    就知道答案了,只是在强迫自己不去相信而已。提督虽然一次也没有表达过疑问,
    来自周遭港区的「战友」们数次狐疑的眼神,却也是碍于提督的面子才没有追问
    下去。
      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位提督虽然个子矮,指挥能力一般,但与她的朝
    夕相处之中,追赶者可以确定的是,她绝对不是什么愚笨的人。只不过,出于对
    自己的保护,她并没有选择将这一切和盘托出,两人之间维系着一种默契,不要
    让这件事情暴露于公众面前,虽然可能所有人都已经有点猜到了。
      但是,这份默契到了现在,已经维持到了极限了。
      被鱼雷正中目标,这一次受到的伤已经让自己几乎要完全抑制不住伪装,在
    一阵闪烁之中,追赶者身上的舰装变形,浮现出来的是属于深海轻母那标志性的
    紫黑色舰装。虽然这样的失误只维持了数秒就被追赶者强行压制住了,然而却已
    经不可避免的被在场的所有人看到了。随后便是提督疯了一样的冲了上来,也不
    管当时自己还身处战局之中,确认了自己还活着之后便强行终止了这次作战。
      追赶者握紧了拳头,下定了某种决心之后。
      「追赶者……」
      然而没等追赶者开口,最先打破沉默的却是眼前的提督,只见她轻轻的从桌
    子上跳了下来,提督靠近了追赶者。
      「提督……」
      没等追赶者反应过来,眼前提督的那张漂亮的脸蛋突然放大,然后迅速的占
    据了她的整个视野。
      嘴唇传来了温润的触感。
      突如其来的吻一瞬间夺走了追赶者的思考能力,她瞪大了眼睛,注视着面前
    这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女孩踮起脚尖,奋力的将自己的感情传达给自己,怀中传
    来的躯体的触感一时间让自己无所适从。这不是她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从她们
    互相倾诉感情的那一天开始,到礼堂之上两人的誓约,再到之后的各种日常岁月
    里,她们也就做过很多次这种事情了,然而每一次无一例外都是自己主动的,主
    动把住提督的下巴,强行的将提督的嘴唇夺走,然后再欣赏着提督满脸通红语无
    伦次的抗议的样子。然而这一次,提督却完全没有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一瞬间便
    击穿了自己的心扉。
      瞬间的迷茫过后,追赶者伸出了自己双手,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轻轻的抱住
    了怀中的少女,感受着她的体温,以及感受着她的颤抖。数年来的共同生活,已
    经让她能够迅速而又清晰的感知到提督的感情,是悲是喜,她甚至只需要看一眼,
    就能立马明白,就像提督能够感知到她的感情一样。
      闭上眼睛,追赶者轻轻的伸出右手,擦掉了根本不在她视野中的眼泪,然后
    她放开了提督,睁开了眼睛,注视着怀中已然梨花带雨的提督。
      「追赶者……我……我好怕啊……」
      提督吸了吸鼻子,哽咽着说道。
      「我……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追赶者……一想到今后可能发生
    的事情,我……我就……」
      泪水从眼眶之中涌出,顺着脸颊划过,滴落在地上,打湿了刚刚被清扫过的
    地毯。提督断断续续的话叩击着追赶者的心扉。她轻轻的抱紧了怀中的追赶者,
    伸出手来,轻抚着她的脑袋,心中的某个想法也渐渐强烈。
      「没事的,提督……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一同面对的……」
      根本不用专门去确认什么,两人紧紧的抱紧了彼此,用相互之间独有的相处
    方式,感受着对方的愧疚,包容着对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提督轻轻的松开了双臂的时候,追赶者轻轻的移动双手,
    将她揽了起来,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
      「……追赶者?」
      提督露出了稍微有些害怕的表情,虽然她已经知道追赶者接下来要干什么了。
      「……」
      追赶者没有回应,而是将整个身体都凑上前去,将提督整个人都压在了桌面
    之上,被束缚住的感觉让提督下意识的轻轻蹬腿挣扎了几下,便停止了动作。随
    即,仿佛是对之前的回礼一样,追赶者略带苍白的嘴唇便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嘴
    唇上,热烈而又充满侵略性的吻一下子夺去了提督的活动能力,让她除了感受之
    外无法完成任何动作。洁白的皓齿被追赶者的舌头轻易的撬开,迅速的缠上了她
    的舌头,就像两条蛇一样互相缠绕,交欢一样,同时交换着两人的唾液。
      「嗯……嗯哈……」
      没有挣扎,快要窒息的强吻在数十秒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追赶者放开了自己
    的嘴唇之后,提督大口的喘了口气,吞入了不少的氧气才让自己缺氧的大脑重新
    运转起来。一道银丝连接着两人的嘴唇,缓缓的垂落下来,沾湿了提督身上的衣
    服。
      在追赶者眼中的,是仰面躺在办公桌面上,面色绯红,眼角还带着泪珠,面
    带娇羞的看着自己的提督。而在提督的眼中,是将自己按在桌面上,睁着一张诡
    异的猩红双目,用仿佛看着食物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追赶者。
      「呀!」
      对视没能持续太久,追赶者轻轻的剥开了提督身上的衬衫,使提督那白皙的
    皮肤裸露在了空气之中。虽然她和提督一样,也有着非常白的肤色,不过她的皮
    肤更接近苍白,有种几乎说得上的病态的色泽在里面,而提督不一样,提督的皮
    肤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白皙中带着一股充满生气的血色,仿佛看着就能带给
    人温暖一样。看着暴露在自己面前的白皙皮肤与可爱的锁骨,追赶者轻轻的舔舐
    了起来。
      「嗯哼……」提督发出了可爱的嘤咛,双手不自觉的向着身体的后方,伸懒
    腰一样伸着,身体完全不敢移动。追赶者那可爱的小舌头顺着少女的锁骨一路向
    下探索着,同时她的手也没闲着,在舔舐的同时轻车熟路的解开了提督身上的衣
    物,扯下了那件造型可爱的胸罩,顿时提督那可爱而又稚嫩的胸部暴露在了空气
    中。提督的胸部并不算大,在她这个身材来看算是相当完美的尺寸与形状,因为
    仰躺着的关系,胸部的脂肪也随着重力扩散开来,显得有些扁平,樱色的乳头就
    像蛋糕表面的奶油装饰一样惹人眼球。
      「噫啊~ 」
      追赶者的舌头缠上了提督的乳头,特意在此停留了一下,恶作剧一般的将乳
    头轻轻的含在嘴里,一边用舌头做着舔舐的动作,一边轻轻的吮吸着。胸部的刺
    激就像电流一样冲击着提督所剩不多的思维能力,让她的身体绷的更加僵硬。追
    赶者感觉到了口中含着的乳头开始变硬,舌头的动作也变得更加激烈了起来,同
    时伸出空出来的右手,玩弄这另一边空出来的那个乳头,轻轻的揉搓着,在上面
    轻轻地划着圈。
      「别……别欺负我了……噫啊……」
      追赶者保持着舔舐的动作,轻轻的向上抬了抬视线,出现在她眼中的,是自
    己的提督一边用手轻咬着手指,一边轻轻的哀求自己放过她的乳头。听闻此话的
    追赶者故意加大了一下舌头与手指的力度,这才放开了提督的胸部,向着下方探
    索者。
      「呜呜……」
      洁白的小腹,匀称的腰肢,可爱的肚脐,这些让追赶者感到有点血气上涌,
    她熟练的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抚摸着少女可爱的小肚皮,就像是在抚摸一件艺术
    品一样。
      「兰希娅,你可真可爱啊……」
      「!!」
      听到追赶者呼喊自己的真名,提督的身体一下子颤抖了一下,随后就像是不
    好意思一般,举起双臂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一般只有在最为亲密的时候,追赶者
    才会呼喊提督的真名,在她们两人之间看来,这算是提督彻底放下了舰娘与提督
    之间的上下属之间的关系,以一种平等,甚至地位逆转的方式来进行接下来的活
    动。肉眼可见的,提督失去了最后的防线,整个身体更加彻底的向着追赶者开放
    了。
      「都这么湿了啊……」
      轻轻的褪下了提督短裙,暴露在追赶者面前的是提督那条沾染着大片水渍的
    内裤,上面印着可爱的卡通图案,非常的小孩子气,虽然提督坚称是因为这种内
    裤的材质穿起来更舒服的原因。
      「噫啊!!!」
      手指隔着内裤触碰到了少女的私处,提督发出了惊呼,身子反射性的想要蜷
    缩起来,却因为追赶者按着自己无法如愿。而追赶者也在这个时候对提督发起了
    攻击:她并没有用非常激烈的手法,而是隔着提督的内裤,轻轻的用食指触碰,
    摩擦着,每次都是只接触一瞬间,随后迅速的将手指抽离,让提督经历一次又一
    次完全无法满足的刺激。随着追赶者这种欺负性质的爱抚,提督的私处开始分泌
    出更多的爱液,渐渐的在内裤上留下更大面积的水渍。
      「有点像尿裤子了呢,兰希娅~ 」
      「才……才没有……」
      兰希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而追赶者也没有继续欺负她,实际上在兰希
    娅看不到的地方,她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在舰装的力量之家,
    兰希娅的内裤瞬间变成了一张破布,飘落在了地面上,此时在追赶者眼前的,只
    剩兰希娅那漂亮的,没有任何体毛的阴部。
      「不要看,追赶者……」
      已经被羞耻心夺走了思考能力的兰希娅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双腿下意
    识的想要并拢,却被追赶者一把抓住,打开成固定的角度,让她既无法并拢,也
    无法逃离。
      「又不是第一次了,害羞什么……」
      「噫!啊!!」
      追赶者将自己的脸凑近了兰希娅的私处,口鼻喷出的热气顿时给与了兰希娅
    不小的刺激,然而没等她缓和过来,更强烈的快感便席卷而来:追赶者的舌头如
    同蛇一般,贴上了兰希娅的私处,汲取着从她身体中涌出的水分。
      「追赶者……住手……呀啊!!!!」
      明明是想挣扎,但双腿却仿佛不听使唤一样,随着激烈的快感而瞬间绷紧,
    一时间兰希娅的大腿下意识的并拢,将追赶者的脑袋紧紧的锁了起来,仿佛是不
    让她逃离一样。
      感觉到兰希娅的动作的追赶者,舌头的动作更加迅速了起来,停下了舔舐的
    动作,改用舌尖轻轻的探入兰希娅的花蕊,一边刺激着内壁,一边吸取着兰希娅
    的蜜汁,仿佛那是什么琼浆玉液一样美味。
      「啊……啊……」
      兰希娅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嘶哑起来,只是简单的重复动作,追赶者就能把她
    刺激的几乎快要耗尽所有的体力,这也源于两人之间数年来共处的亲密岁月,她
    们已经能够完美的掌握对方身体的每一处部位的敏感与弱点,甚至比自己的身体
    还要熟悉。
      「要……要去了……要去了追赶者……呀啊!!!!!!!!!!!」
      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兰希娅终是坚持不住了,大量的蜜汁随着她的声音从
    私处之中涌出,喷溅在了追赶者的脸上,同时,她的大腿也在这一波高潮之中,
    更加用力的锁住了追赶者的脑袋,让她完全无法避让少女的高潮。
      数秒钟的高潮过后,兰希娅的双腿彻底失去了最后的力气,松开了追赶者,
    追赶者站了起来,举起了双手,端详着自己的状况。在她红色瞳孔中倒印着的,
    是自己的脸,双手都沾满了兰希娅的体液的情况,白色的领口也粘上了部分液体,
    留下了一片水渍。追赶者将视线重新放到了兰希娅身上,此时的兰希娅已经失去
    了所有的抵抗能力,浑身瘫软的躺在办公桌之上,身上的衣物被尽数解开,露出
    了中间白皙美好的胴体,在夕阳的照耀之下,就像是一道引人食欲的菜肴一样。
    而她那绯红的脸上,正露出着惹人爱怜的表情,就像是一只刚被捡到家里来的小
    狗一样。
      看到这样表情的追赶者,心中仿佛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兰希娅……」
      追赶者靠近了兰希娅,却被兰希娅伸出的右手食指挡住了。
      「我很舒服哦,追赶者……」
      兰希娅露出了微笑,在追赶者看来,这个笑容就仿佛是天使一样圣洁。
      「我没事哦……追赶者,继续吧……」
      兰希娅咬了咬嘴唇,一滴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所以……追赶者,不要再隐藏了……向我展现你最真实的模样吧……」
      追赶者想起了她们誓约的那一天,在港区的大礼堂之中,在港区所有人的注
    视之下,兰希娅亲手把戒指戴到她的手上,然后说出了那句令她一生都不会忘记
    的话语。
      现在的兰希娅,脸上的表情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
      追赶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黑色的雾气,从她的身后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包裹住了她的全身,从中
    闪动着紫色的光,就像是正在蜕变的蝴蝶一般。
      黑雾散去,站在兰希娅面前的仍是追赶者,但却不是兰希娅往常里所见的那
    个追赶者。黑白相间的制服此时已经消失,换成了一套完全是深海特色的黑色紧
    身衣,紧身衣之上,紫色的纹路正在跳动,闪着诡异的光芒。紫黑相间的立方体
    形舰装出现在她的身后,散发出点点的危险气息,而更加令人不安的是,在她的
    身后,一对诡异扭曲的黑色利爪正悬浮在她的空中,保护着她。
      「兰希娅,如你所见,这就是我的……真面目。」
      追赶者的猩红眼眸发出淡淡的光芒,注视着兰希娅。而同样的,兰希娅也注
    视着她。两人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就像她们共同相处的岁月中经常做的一样。
      「好美……」
      兰希娅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仿佛是在接纳追赶者一般。
      「这个身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丽……追赶者,谢谢你对我展现出你的一
    切……」
      泪水从追赶者的眼眶中滑落,此时她的脸上已然不负悲伤,而是带着幸福的
    微笑。
      「兰希娅……」
      追赶者握住了兰希娅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两人的身体再度与其重合,与此
    同时,黑色的诡异触手也从她的身后凭空出现,将自己和兰希娅包裹了起来。
      这些黑色的触手不像章鱼或者乌贼的触手那样有着大大小小的吸盘,事实上
    这些触手的外形和地球上任何的已知生物都不一样,更像是某种凭空捏造的产物。
    触手的外表是半透明如同凝胶一样的物质,拥有极佳的弹性,同时上面附着了一
    层奇异的液体,触碰起来非常的湿润。尽管触手的质地比较柔软,却异常的有劲,
    迅速的将兰希娅缠绕了起来。
      「啊……追赶者……」
      触手越过追赶者的身后,将兰希娅的双手捆在了一起,高高的举在了她的头
    顶处,同时,她的穿着白色透明丝袜的双腿也被触手强制性的分开,露出了中间
    的小蜜穴。两条腿的大腿和小腿都被触手牢牢的捆住,完全无法张开。这样的姿
    势让兰希娅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身体反射性的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放弃了抵抗,
    任由追赶者发落。
      「不管看多少次,提督的这里都是那么漂亮呢~ 」
      纤细的食指再次划过少女的私处,追赶者用危险的语气发出了赞叹。随着她
    的动作,还未完全从高潮中缓过神来的兰希娅的身体立刻又颤抖了一下。兰希娅
    本想抗议,然而刚一张嘴,一条触手便迅速的占据了她的口腔,顿时便被夺走了
    语言能力,只得一边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追赶者,一边发出轻轻的呜咽声。
      「啊……兰希娅……你的这幅样子……太可爱了……」
      紧身衣的大腿根部处,一条小触手正在轻轻的攻击着追赶者的私处,那里从
    刚开始侵犯兰希娅的时候就已经变得湿润不堪。随着触手的自慰,追赶者的脸颊
    变得绯红,脸上也露出了陶醉的笑容。
      「来吧……让我们继续……」
      追赶者再一次的将身体贴近了兰希娅,触手将她们的身体连接在了一起,追
    赶者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兰希娅的脸颊,湿痒的感觉让兰希娅轻轻的闭上了
    眼睛,下意识的逃避着追赶者的攻击。但这么做的代价就是让她分神,忘记了口
    中的触手。似乎是故意的,趁着这个时机,兰希娅口中的触手迅速的扭动了起来,
    更加深入的向着兰希娅的喉中探去。
      想要呕吐的感觉瞬间席卷了兰希娅的脑海。好不容易忍住了这样的冲动,口
    中的触手顿时又分泌出了一种奇怪的液体,嘴巴被触手强行撑开的兰希娅避无可
    避,只得吞下这些液体。刚吞下的时候,这些液体就是某种薄荷糖一样,让兰希
    娅的喉咙变得十分清凉,但随后便是一股燥热从身体中爆发了出来,兰希娅的胸
    部和小蜜穴顿时变得比之前更加敏感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兰希娅的眼白上
    翻,差点就要失去意识,连口中蠕动的触手都给她带来了一股奇异的快感。
      「舒服么?这是为你准备的灵药哦~ 」
      追赶者的耳边忽远忽近,兰希娅却完全无法回答,她的胸前那对稍显贫瘠的
    胸部此时已被两条触手占据,触手似乎是有独立的意志一般,轻轻的划过胸部的
    皮肤,尖端还一直在攻击那两点嫣红。兰希娅的腰背伴随着刺激弓了起来,整个
    身体就像是过电了一样,肌肉紧绷,动弹不得。
      「兰希娅……唔嗯……」
      无法理解追赶者的话语,口中的刺激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
    个温柔的触感。追赶者抽走了攻击提督口部的触手,再一次的吻上了兰希娅的嘴
    唇。
      这一次的吻,比上一次的更加绵长,比上一次更加柔软,柔软到两个人直到
    几乎窒息都不想分开。
      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兰希娅的嘴唇,追赶者轻轻的擦拭着嘴角的银丝。
      「兰希娅,我要开始了哦……」
      「嗯……」
      得到了回应的追赶者,举起了最粗大的那根触手,伸到了兰希娅的蜜穴门口,
    然后,粗暴的插了进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混杂着痛苦与快乐的声音从少女的喉咙中发出,响彻了整个办公室。一点前
    奏都没有的突然袭击让提督的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与快感,就仿佛被击穿一样。
    巨大的感官刺激让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大量的冷汗从脸上滑落,点点的泪
    光从眼角渗出,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没事吧,兰希娅……」
      轻轻抚摸着提督的腹部,追赶者面带愧疚的说道,似乎是因为解放了力量的
    缘故,她的下手开始有点没大没小,如果让提督受伤就不好了。
      「没……没事的……追赶者……」提督睁开了眼睛,轻轻的看着追赶者,
    「我……我能够忍受的……」
      「兰希娅……」
      追赶者停止了动作,将提督缓缓的放回了桌面,松开了束缚住她动作的触手。
    此时她的脸满是担忧与愧疚,一边静静的望着提督,一边用触手轻抚着她的身体,
    想要平息她的痛苦,期盼她不要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受伤。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兰希娅渐渐缓了过来,疼痛已经消退,取而代之的是
    仍被触手贯穿的下体开始渐渐分泌出蜜汁,与触手表面的粘液结合,刺激着穴壁,
    让她的心渐渐的痒了起来。感受着身体中的那根触手的轻微脉动,提督也开始感
    受到了徐徐快感,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脸上紧绷的表情也渐渐的舒展开来,绯
    红再一次的回到了脸上。
      「兰希娅……还疼么……」
      察觉到兰希娅的异样,追赶者关切的问道。感到了追赶者对自己的关心,幸
    福感一瞬间仿佛充满了兰希娅的整个心房。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对着追赶者说道。
      「不疼了……谢谢你,追赶者,我们继续吧……」
      「嗯……」
      追赶者温柔的回应道,随即再一次的开始抽动了下体的触手。这一次她没有
    像之前那样莽撞,而是轻轻的将少女的身体抬起来之后,缓缓的抽动起了触手,
    动作非常的轻柔,就像是对待一个心爱的玩具一样。
      「嗯……哈……」
      提督的喉咙发出了满意的呻吟,闭上眼睛轻轻的感受着来自下体的快感。缠
    在其他地方的触手这个时候也开始缓缓的移动了起来,在固定好她的身体的同时,
    也重新开始刺激起她身上其他敏感的部位。
      触手的感觉随着运动也逐渐反馈到了追赶者的身上。苍白的肤色上也渐渐的
    染上了一层绯红,追赶者的表情随着动作也逐渐开始变得有些恍惚。触手的动作
    也不知不觉的更大了一点。黑色的触手再一次的将两人捆在了一起,提督身下的
    办公桌也开始轻微的摇晃起来。
      「兰希娅……兰希娅……」
      汗水从额头渗出,红色的眸子愈发的恍惚,但内心深处依然有着些许的瘙痒
    无法得到释放。看出了追赶者的顾虑的兰希娅露出了微笑,然后向着追赶者伸出
    了双手。
      「来吧……追赶者……哈……让我……真正的变成你的所有物吧……」
      一瞬之间,追赶者脑海中的所有顾虑全部消失了。猩红的眼眸发出了激烈的
    光芒,大量更多的黑色触手从身后伸出,将自己和提督完全的包裹在了一起。衣
    物在触手暴躁的运动之下彻底化为布片,散落在了地上。聚集成团的触手直接将
    提督从桌子上举了起来,调转了一个方向,改为背部贴着追赶者,两人的身体顿
    时被重叠在了一起。
      「兰希娅……兰希娅……」
      此时的两人就仿佛是融为了一体一样,在触手构成的天堂之中,追赶者紧紧
    贴着提督的身体,用舌头舔舐着她的皮肤,锁骨,脖颈,头发,舔舐着她一切敏
    感的地方。左手一边轻抚着提督的左胸,右手则是不断地刺激着她的阴蒂。
      「!!」
      提督的身体反射性的抽搐了一下,刚想呻吟,口中便又被塞入了触手。浑身
    上下被贴满黏糊糊的触手的她此时只能任由追赶者摆布。她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
    一个快感构成的地狱,浑身上下所有敏感与不敏感的地方都被爱抚着,而几个重
    要的部位此时都被重点照顾着,下身的触手一一边在自己的蜜穴中进进出出,一
    边又在分泌着其特的粘液,润滑着自己的蜜穴,还似乎有催情的功效,滴到身体
    的表面就像是点了把火一样燥热。
      「兰希娅……你的身体好烫……」
      追赶者呢喃道,在粘液与快感的双重刺激之下,提督的肌肤完全变成了漂亮
    的绯红色,升高的体温就像是一个热水袋一样让人爱不释手。左手将位置交给了
    触手,从提督的胸部离开,缓缓的朝着下方抚摸着,从胸部轻轻的划着一条线,
    一路划过腹部,肚脐,大腿。这股轻微的刺激混杂在各式各样的强烈快感之中反
    而变得异常明显,提督的身体忍不住陷入了一个小高潮,小股的爱液从蜜穴之中
    喷出,洒落在了触手上。触手仿佛是受到了滋润一样,动作变得更加迅速起来。
      「兰希娅……你的这里,还没开发过吧……」
      顺着提督可爱的小屁股,追赶者的手指一路滑到了提督的后庭处,在她干净
    漂亮的后庭处轻轻的抚摸着。察觉到不对的提督慌忙想要挣扎,可惜被触手擒拿
    住的她完全没有办法移动半分,反而被手法逐渐娴熟的触手玩弄的更加瘫软,只
    能眼睁睁的感受着追赶者的手指慢慢的插入她那从未被开发过的后庭。
      「唔……还挺紧致的……」
      追赶者的手指轻轻的转动着,刺激着提督的后庭,无法逃离玩弄的提督只得
    轻轻的扭动着身体。然而这却只是一个开始,在确认了提督后庭的紧实程度之后,
    追赶者抽出了手指,伸出了一根粗细合适的触手,缓慢而又温柔的,塞入了提督
    的后庭之中轻轻抽动了起来。顿时提督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像是被设
    置了振动的闹钟一样,这也难怪,插入后庭的那根触手就仿佛是在配合一样,保
    持着与小蜜穴中的那根触手相配合的节奏,让提督完全没有机会休息,始终保持
    在快感的风口浪尖之上。颤抖的身体同时也扯动着身体上的触手,将快感也一并
    返还给了追赶者,让她也忍不住开始自行用触手刺激起自己的敏感部位起来。
      「呜呜呜……」
      口中的呜咽声开始变得逐渐强烈起来,追赶者又一次的将提督身体翻转了一
    面,让自己和她面对面的贴在了一起,松开了塞入提督口中的触手。
      「哈……兰希娅……我一直……唔……有一个想法……」
      放开了提督的嘴唇,追赶者说道,她的手指在提督腰间游走,刺激着提督纤
    细的腰肢,那里也是提督身上少数几处没被触手刺激到的地方,却也是提督最为
    敏感的地方之一,追赶者只是轻轻的抚摸便让提督的腰肢无法用力,只得将身体
    完全交给对方掌控。
      「我们离开镇守府吧,兰希娅……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以舰娘与提督的身
    份……也不是以人类与深海的身份……而是以兰希娅和追赶者的身份……」
      快感折磨着提督的心扉,让她的理智几乎处于破碎的边缘,重获自由的嘴大
    张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而即便如此,追赶者的话语依旧清晰的传入了她的
    脑海之中。
      离开镇守府,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提督无疑会遭
    到镇守府的通缉,而追赶者也将正式宣告脱离深海,两人今后的道路,相比也会
    十分的艰辛吧。
      但,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的话,这点艰辛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同意,追赶者……」
      嘶哑的喉咙中,传出了提督的回答,虽然只是一声近乎嘤咛的声音,对追赶
    者来说却像钟声一样清晰。
      「就像誓约的时候我说的那句话一样……」
      面对着露出震惊表情的追赶者,提督露出了微笑。
      「只要是追赶者的话……对我做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哟……」
      一瞬间,震惊化为了喜悦,泪水夺眶而出。
      「兰希娅……谢谢你……」
      再一次的吻上了提督,追赶者一边用舌头与提督纠缠,一边吮吸着她混有触
    手分泌粘液的唾液,顿时自己的身体渐渐的跟提督一样敏感起来,也开始大声的
    呻吟起来。
      「追赶者……啊……我感觉……快要……噫!!!!」
      蜜穴与后庭中的触手随着追赶者的动作,突进的速度开始加快,在剧烈的运
    动了数十下之后,一鼓作气的捅进了更深的地方,那里正是提督最敏感的地方,
    一瞬间,提督的身体就仿佛是过电了一样,大幅度的摆动,颤抖着,口水顺着嘴
    角无法控制的低落,双目完全失去了焦点,朝着上方翻着,露出了大片的眼白。
      「嗯哈……兰希娅……我也要……让我们一起……哈啊……」
      与此同时,追赶者的自身也被触手无差别的攻击着,两具美丽的胴体在触手
    的缠绕之下仿佛跳着一曲双人舞一样,在一浪又一浪的快感之中逐渐登上了顶峰。
      「要去了……要去了哈啊……噫呀啊啊啊啊啊啊?!!!」
      「呜哈啊啊啊啊啊啊?!!!」
      两声高亢的尖叫响彻了整个镇守府,触手的尖端射出了大量的不明透明粘液,
    射进了两人的蜜穴,后庭等地方,将两人完全包裹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层茧一样,
    包裹着两个即将化蛹为蝶的少女。
      「谢谢你……兰希娅……」
      提督的身体无力的垂落下来,随即被触手化作的床垫接住。提督的理智已经
    完全被高潮击溃,尚未恢复的神智让她连移动眼皮都无法做到,她只是轻轻的喘
    着气,然后被动的接受着视野中所发生的一切。
      「那么……开始我们接下来的旅途吧……」
      视野之中,追赶者带泪的面庞就像是天使一般美丽,红色的瞳孔轻轻的闪动
    着。在她的身后是逐渐形成的诡异白色尖牙与黑色的巨口。没等提督有精力去思
    考那是什么,那张完全不像是地球生物拥有的血盆大口便在提督的视野之中急速
    放大,然后吞噬了所有的光。
      「真是的……提督到底去哪里了嘛……平时辅佐她处理这些文件就有够麻烦
    的了……」
      清晨的提督办公室中,列克星敦正一脸头疼的抓着自己那亚麻色的秀发,一
    边在今天需要处理的文件上写写画画着,这两天突然剧增的工作量,即使是让港
    区最优秀的秘书舰她来处理也感觉非常的累人。
      「辛苦你了,列克星敦,等我打扫完我就来帮你处理剩下的。」
      在她身旁的不远处是正穿着那件标志性的女仆装,有条不紊的打扫着办公室
    的声望,此时正露出无奈的笑容,回应着列克星敦的抱怨。
      距离提督和追赶者失踪已经有几天了,其实两人也不是不辞而别,不过当声
    望在一片狼藉的办公室中发现那张有娟秀的字迹写着「我们去度蜜月去了哦~ 」
    这样的内容的字条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彻底从港区消失了。
      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既没有说去哪儿,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去,这让港区
    的诸位舰娘非常的头疼,好在这个港区虽然只是个偏僻的小港区,却也有一套完
    整的行政体系,就算是领导者离开了之后也能有条不紊的运转下去。
      一开始的确是讨论过要不要进行搜寻计划,不过最后讨论的结果也只能是先
    等等再说,毕竟就算要找,也不知道从哪儿找齐,只能期望两人不要去一些很危
    险的地方,并且能在总督府察觉到之前快点回来。
      「不过……声望,你相信那个传言么?」
      列克星敦停下了手中的钢笔,将视线转移到了声望的身上,开口问道。
      「什么传言?」
      声望依旧不陪不抗的整理着书架,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她没有在关心
    提督一样,不过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只是她标志性的冷静性格而已,以她的风格,
    肯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才没有采取别的行动,而是继续着之前每一天的简单日常。
      「就是那个……关于追赶者身份的猜想……」列克星敦整理了一下语言,接
    着问道,「你看,虽然你平时不常和航空部队一同行动,但你也不是没有见过吧,
    追赶者中破之后身后露出来的那个……那个……」
      不知道怎样说才好,列克星敦斟酌了一下语言,最后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这事也算是人尽皆知了,估计也就追赶者和提督自己还以为别
    人不知道吧……」
      听到列克星敦对提督的抱怨,声望一边将一本希腊歌剧的剧本插入书架之中,
    一边轻轻的笑了笑。虽然列克星敦的言语之间还透露着些许担心,但声望知道,
    她的内心其实已经有答案了,而这个港区的大家都跟她的答案一样,大家都相信
    着提督,相信着追赶者,相信着她们两人的选择。
      轻轻的将后背靠在椅背上,美丽的亚麻色长发垂下,列克星敦扭头,看向落
    地窗外明媚的阳光。
      「你说……她们会幸福的么?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好吗……」
      「谁知道呢,命运总是无法琢磨透的。」
      收拾完了暑假,声望轻轻的提起脚边的扫把,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前。这个房
    间的清洁工作已经大抵完成,接下来她要去清洁别的房间了。
      「不过嘛……」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声望抬起头想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列克星敦,脸上带着
    平静而又笃定的微笑。
      「我觉得她们一定是幸福的。」
      说完,声望走出了房间,轻轻的关上了门。望着被关上的门,列克星敦从短
    暂的愣神中反应了过来,随即也笑了起来。
      「是啊,一定很幸福……」
      落地窗外,初夏的风正轻轻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响彻在这湛蓝清
    澈的天空之下。
      在这同样湛蓝的天空之下,两个少女正躺在一片不知名的沙滩之上歇息,一
    个有着苍白的肤色与长发,另一个则拥有着淡绿色的可爱短发。她们坐在沙滩之
    上,嬉戏着,笑着,亲吻着对方。
      她们的旅途还将继续下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